您的位置:首页 > 非遗>正文

非遗艺术品:收藏市场的新空间

时间:2016-04-26 11:47:46    来源:南方日报 杨逸 欧志葵 赵汝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收藏大势

  首届澳门·非物质文化遗产暨古代艺术国际博览会22—25日在澳门举办,全球各地的古文化精品与非物质文化手工技艺同台展示,非遗艺术品再次引来极大关注。

  近年来,艺术品市场一直处于“调整期困局”。作为艺术品,一直略显偏门却方兴未艾的非遗收藏,是否也受到艺术品市场遇冷带来的冲击?非遗艺术品能否通过市场调整的考验,成为未来艺术品投资的新热点?

  与此同时,市场也对非遗艺术品的表现形式和交易模式不断创新。近日,由广东省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主办的“南方文交所群珍荟萃文化艺术实物交易中心”正式上 线,首批预售岭南非遗艺术品也在当天发布。主办方表示,这标志着国内首家文化艺术品O2O展示交易平台正式上线运行。记者获悉,为扩大非遗艺术的大众收藏 和消费面,部分非遗艺术品或者与商业购物中心合作在商场内展销,或者与动漫结合,产生多种文创衍生品。

  非遗艺术品收藏市场是否理性健康?非遗艺术品的收藏价值应如何科学衡量?在“互联网+”时代,非遗“触网”又可能擦出怎样的新火花?南方日报记者就上述问题与多位行内专家进行了探讨。

  非遗艺术品为何受到藏家青睐?

  4月22日—25日,2016首届澳门·非物质文化遗产暨古代艺术国际博览会在澳门举办。该展览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中友国际艺术交流院共同主办。

  据悉,本届手工艺人和传承人们将带来中国历史悠久的古琴制作技艺、极富当代艺术精神的玉雕技艺、漆器髹饰技艺、留青竹刻工艺、紫砂陶制作工艺、苏州缂丝织造技艺、雕版印刷等。

  过去,这些非遗艺术品在拍卖场上常常以“杂项”的身份上拍。直到2011年,北京翰海拍卖首次推出“燕京八绝·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大师工艺精品”专场 拍卖会,工艺门类均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作品均由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所作。此次拍卖首次将“非遗”艺术品、工艺精品从杂项收藏中脱离 出来。

  同年,北京市文化局与北京荣宝斋联合主办“首届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作品拍卖会”。此后,上海朵云轩也在2012年举办了上海首次非物质文化遗 产精品拍卖会,九成拍品均得以成交,成交总额为774.4万元。黄花梨木雕《达摩祖师》更以260万元的成交价夺魁。如今,北京、成都、上海、广州、武汉 等多个地方都开始对“非遗”拍卖试水。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芝文分析,许多非遗拍品都属于孤品,拍品的制作工艺也可能面临失传的境地,非遗创作本身也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这些“稀缺性”条件,决定了非遗未来的升值空间。

  刺绣类非遗收藏升温趋势明显,部分经典作品甚至一件难求。“在北京,就有大企业家收藏了价值3000多万元的绣品。‘非遗’对他们来说不仅是一种收藏,更 是提升企业文化内涵的途径。”中国非物质遗产保护协会刺绣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硕士研究生导师杨坚平告诉记者,以潮绣为例,由于从事绣制人 员太少,与历史上最高的10余万绣娘相比,现今不足1%,而材料的成本每年上升30%左右,升值潜力广阔。

  不过,非遗专家、广州文木文化朱钢博士却指出,近年艺术品市场的深度调整,也波及到非遗收藏。至于目前“非遗”的收藏是否已形成成熟的市场,他认为同样值得斟酌。

  “非遗收藏市场真正成熟的标志,应当是成批量地形成活跃的一手、二手交易市场,也包括形成一定的评价标准。这需要足够的交易量进行支撑。但从目前的市场来 看,非遗的收藏还非常零散,没有形成气候。”此外,朱钢表示,由于非遗涵盖的门类很多,要对非遗收藏得出整体的结论十分困难。

  朱钢同时指出,从长远来看,与书画大师名作一样,非遗大师精品代表作的升值空间无可置疑。他相信,随着经济周期的变化,这些藏品的价值未来将会得到更充分的体现。

  非遗作品价值如何衡量?

  作为传统手工艺品,不少非遗的艺术瑰宝在民间早已广泛交易和流传。然而,随着“非遗”热度不断提升,非遗的收藏群体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过去,民间工艺的市场范围相对较小,藏家们往往只会收藏自己熟悉的行业或大师作品。‘非遗热’扩大了人们收藏的视野,带来更多不同的选择。”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广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陆穗岗说。

  不过,在市面非遗作品的走俏背后,非遗艺术收藏的隐忧也正在浮出水面。杨坚平表示,由于懂行的藏家不多,市面有人将不是潮绣的作品当成潮绣来宣传,也有用 电脑制作的绣品充当手工制品。“现在有许多爱好者都是冲着作者的名字来买,他们只看印章,并不了解作者的风格特色,现在印章通过电脑仿冒十分容易。”陶瓷 艺术大师梅文鼎也感受到同样的烦恼。

  市场对非遗的定价也未能如实反映其艺术价值。“朝鲜绣、越南绣尽管质量不高,但价格便宜,现在也冲击到我们市场。相反,我们一些优秀的传统绣品却因宣传不 足,始终卖不起高价。”然而,杨坚平也注意到,一些非遗大师作价太高,也影响到它们的销售:“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如前几年,而且信息的透明性越来越高,非遗 的价格必须回归理性,否则难有稳定的升值空间。”

  陆穗岗认为,要让藏家清楚非遗艺术品背后的价值,有必要建立一套客观的交易标准。为此,从去年开始,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公布了《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 研究院艺术品服务交易标准》,把作品材质、所耗人力工时、作者创作在内的多个因素集合起来,成为衡量工艺作品价值的标准。

  “每件美术品总有一些共有的元素,比如材料、作者、技艺、工时等。”陆穗岗介绍,这些标准将采用“标准卡”的方式,为艺术品提供定价标准:“这样可以避免 一些鱼目混珠的情况初选:例如大师参与创作的作品,到底是原创还是监制?到底是孤品还是可复制的?到底是纯手工还是结合机械的?都会在‘标准卡’上一目了 然。”

  交易标准出台后,在行内也引起不少争议。有业内人士质疑,每个人的审美各不相同,无法给艺术品提供客观的价值标准。

  对此,陆穗岗解释,交易标准并非强制执行,也无意给出具体的定价,而只是将非遗背后的信息透明化,也对消费者的心理预判给予引导。“这其实是对民间工艺的一种‘科普’,让大家不再对非遗感到神秘和陌生。”他补充道。

  “非遗艺术品的价值标准最终还是要交给市场,让藏家‘用脚投票’。”在朱钢看来,当前非遗收藏市场的“混沌状态”,其实也是正常的必经阶段。他预期,非遗 工艺品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分化:只有少量具有本真性、原生性的优秀作品进入收藏市场,而没有真实成交的藏品即使标价再高,最终还是会被市场淘汰。

  ■名词解释非遗艺术品

  据统计,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共有近87万项。而在众多非遗门类中,“传统工艺和民间美术”一直与艺术市场保持着紧密联系。其中,竹刻、刺绣、玉雕、剪 纸等属于传统美术类,而木版水印、制瓷、织锦则属于传统技艺类。扬州玉器、北京景泰蓝、宜兴紫砂、龙泉青瓷、藏族唐卡等,都是近年备受关注的收藏品种。

  ■延伸 非遗艺术品交易渠道多样化能否推动收藏热升温

  随着这些年政府和民间相关机构对非遗文化的推广和宣传,人们对中国非遗文化,尤其是手工艺品有一定认识,然而真正进入收藏、投资阶段的群体尚很小众,许多人认为,它们只是适合在博物馆或公共场馆观赏的文化品,与自身尚存在较大距离。

  “完整的非遗行业链条,应当包括管理、人才培养、学术研究与推广营销四大部门。然而,到目前为止,无论全国还是广东,非遗行业一直都缺乏负责推广营销的权威机构。”谈到非遗收藏市场的良性发展,不少受访专家都强调权威行业组织参与的重要性,杨坚平对此也深有同感。

  量大、点多、分散、规模小、区域性强,这些特点为中国非遗艺术品产业发展带来诸多限制。不过记者发现,这几年不少非遗文化艺术品也试图通过各种渠道、途径在向大众推广、“科普”的同时,亦刻意将之以各种表现形式的藏品、消费品,融入大众生活。

  比如在销售渠道上创新,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西沐曾预期,“平台+互联网”机制下的电子化交易,将成为未来可行的重要战略突破口之一。

  4月18日上线的“南方文交所群珍荟萃文化艺术实物交易中心”就是这样的平台之一。据介绍,该平台依托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作为广东省文化产业功能服务平台 的高度,将各省优势艺术、手工艺、非遗等门类的实物作品资源聚集到“群珍荟萃”互联网平台进行线上销售同时,联合各地文化企业,搭建线下实物交流体验中 心,实现实物交易的O2O模式。

  “平台采用的‘预售作品交易’,是我们在‘互联网+文化’背景下的一大创新。”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群珍荟萃文化艺术实物交易中心项目负责人于泳介绍,传统 的交易模式是艺术家先创作作品,作品销售处于被动状态,不利于艺术传承,而预售作品交易可以有效节约文化艺术创作者的时间和物质成本,使艺术家将更多精力 专注在原创作品的构思与创作上。

  “预售期的作品都是以75折价格交易,目的也是为作品日后的升值留足空间。”于泳希望,配合原创作品的限量、专家定期评估、以及平台提供的推广效应,这一交易形式有助带来艺术品价值的稳步增长。

  为提升交易中心的专业程度与公信力,平台邀请文化行业知名学者、权威专家、行业代表等组建专家委员会,共同为平台作品审核、估值提供价值保障。“过去说到 在线上买艺术品犹如‘隔山买牛’,但通过线上与线下结合,同时有专家学者进行鉴定把关,相信可以为消费者提供保障。”梅文鼎说。

  记者发现,近一两年来广东不少非遗艺术品还通过在商业购物中心、公共场所举办展览,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来扩大销售渠道,加密与人们接触的机会。

  今年春节期间,太古汇的新春装置就请来岭南艺术大师专门为其创作,在装置中穿插由广绣第五代传人缝绣的花鸟图妆点窗花。L2天廊的“莺燕报春亭”,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广东双面刺绣作为装饰。

  广州还经常有相关机构举办潮绣体验活动和潮绣培训班,让消费者在专业潮绣人士指点下,亲身体验刺绣的乐趣。

  此外,在部分行业展会上如茶叶展、珠宝展、服装展等,记者也不时发现有非遗文化参与,他们在这些专业展上现场表演传统手工艺,并伴随销售相关产品,吸引很多消费者围观。

  记者从广东一位粤剧文化保护机构有关负责人处获悉,非遗文化粤剧如今也以各种形式进入大众视野,比如深入校园表演、举办讲座,或跨界合作“广府粤剧娃娃” 等。据悉,粤剧娃娃是今年初新推出的艺术品,其由著名服装设计师邓兆萍女士及其姐姐邓小玲以粤剧人物形象创作艺术品,颇具广府文化特征,工艺精细、手法奇 秀、引人入胜,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文化价值和收藏价值。

  互联网平台“预售作品”、粤剧娃娃、潮绣体验班、非遗艺术品在商业中心展销等,能否为非遗收藏市场未来的良性发展带来新动力?不少学者专家都表示,成效还有待未来进一步的检验。

  陆穗岗认为,无论采取何种方式,都离不开客观、公正和权威的信息。“只要平台能使非遗艺术品的交易变得更加方便、安全与频繁,对市场来说就是一个好的交易平台。”朱钢补充道。


责编:一号庄娱乐 张丽平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